标王 热搜:   手机  收入  情感  异地  都是  你在  的人  我是  光驱 
 
• 吉时利2611B长期2611B回收 • 收Keithley/吉时利购2604B • 回收Keithley-吉时利2602B • 回收Keithley/吉时利-2602 • 新旧统收吉时利2601B数字
• 回收闲置安捷伦3458A万用 • 回收34405A*34405A万用表 • 回收整厂打包34410A万用表 • 回收新旧款34401A*34401A • 全国寻找回收34411A万用表
• 诚心 求购Keithley2700万 • 诚意 求购Keithley3700万 • 大量求购Agilent66321B • 二手求购Keysight8481D • 网络回收33250A函数发生器
• 闲置新旧33502A回收33502A • 回收搁置33522B函数信号发 • 回收/供应33210A波形发生 • 新旧二手33521B函数信号发 • 收购、回收VA2230A
• E4440A回收-E4440A回收 • 收购、回收E4404B • DSO6052A回收-DSO6052A回 • DPO2012B回收-DPO2012B回 • N9010A回收-N9010A回收
• Keithley2602B回收、不分 • IQ2010回收-IQ2010回收 • CL-200A回收-CL-200A回收 • ATS-2回收-ATS-2回收 • U2004A回收-U2004A回收
• N8973A回收-N8973A回收 • 求购TDS2022C、TDS2022C回 • 求购N5230C|回收N5230C • 回收ESCI7,求购ESCI7,回 • Chroma 2233回收、求购
• Aeroflex 3920回收、求购 • 求购功率计,WT230-WT230 • 求购电流探头,TCP303-TCP • 回收频谱仪,E4448A-E4448 • 福禄克、回收FLUKE 726回
• 安捷伦、回收E3633A回收 • 回收.DSO6014A-DSO6014A • 电源求购chroma 6215H-600 • 求购二手R3131A|爱德万回 • 二手回收MT8860C|安立MT88
• 二手IFR GPS-101回收|艾法 • 闲置DPO4034泰克DPO4034回 • 二手DPO3014回收|泰克DPO3 • 收购、回收Keithley 2420 • 回收、报价 E5061B
 
 |   |  文字广告 广告推广中心
 |   |  文字广告 广告推广中心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情感 » 人生智慧 » 人生感悟 » 正文

柴静: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8-30  来源:fobtx.com  作者:福步天下  
核心提示:同情是人类最美好的?a href='http://www.lovevc.com/tag/fenshou_184_1.html' target='_blank'>分手唬热胛鞯谋槭切枰

同情是人类最美好的分手

 

美国有一个著名的白宫记者,叫海伦·托马斯,逼问过9任总统,进攻性极强,后来白宫特别在新闻厅给她专门设了把椅子,上面用小铜牌刻着她名字,又用她的名字命名了一个奖项,盛誉极隆。

她八十多岁的时候在书里回忆自己职业生涯,曾经感叹美国新闻业的萧条,说“不知畏惧,不带好恶地去报道,美国的新闻人忘了吗?”

我自己的经验是,不知畏惧并不算难,不带好恶不容易。

好恶是每个人都有的,不可避免,

只不过,有记者这个身份,会约束人们表达自己好恶的本能,它要求你提供尽可能多的事实,而不是看法。

八十岁的时候,海伦离开供职五十七年的美联社,开始成为一个专栏作家。

专栏作家与记者的区别是(佳人微信公众号:fobtxcom),她从此提供看法。

在接受这个邀请的时候她说“我挺高兴的,为什么不呢?这么多年我都在按事情的本来面目描述它,现在为什么我不能按我想的样子来说呢?我每天早上醒来就可以说,今天我恨谁?”

也许她带点玩笑,但箭一旦不再忍受约束,就会射出。

一个月前,她迫于舆论压力辞职了,在将近90岁的时候。

原因是她在某一个集会上,对着一个镜头说:“告诉以色列人,滚出巴勒斯坦……他们(以色列人)可以回家,去波兰、德国,去其他任何地方。”

她是黎巴嫩移民的后裔,她说这话的原因就是她恨。

我曾经遇到过CBS的一位记者,我们谈一个问题,他下了一个判断,我说我去过那个地方,我了解到的情况有些不一样。

他打断我“中国根本没有真正的记者”

“记者首先要给对方说话的机会”我说。

“你们是没有信誉的一方”

这种对话很难谈下去。

不信任是媒体从业者的一部分天性,这不稀奇,也没什么可指责的,但是敌意是另一回事。

不信任可以保持疑问和观察,可以讨论与争辩,但敌意是一种预设,一种观点,寻求能支持自己情绪的证据,刻意忽略对对方有利的事实,站在一个善恶二元,黑白分明的世界上。

我自己有过这种经验,知道英雄与混蛋的道德模式最容易煽动人们的情绪,一个“反对……!”的立脚点很容易变成一个集体的代言人,使人热血激沸泪水涟涟。

法拉奇在911之后写《愤怒与自豪》,她说自己“哭了六天六夜”写下这本书——那不是报道,甚至不是文学,用她的话说是“训诫书”,这篇檄文里用的词都是“坏蛋”“强奸犯”“蛆虫”这样的字眼。

泪水和愤怒是人之常情,但我慢慢觉得,公众对记者这个职业的要求是揭示这个世界,不是挥舞拳头站在什么东西的对面。

我曾经写文章悼念过一位俄罗斯的被暗杀的记者安娜,叫《思考比恐惧更强大》,看到老妇人在她像前放上的白色玫瑰,我写的时候心酸眼热。

后来遇到《华盛顿邮报》的记者ANN,她在莫斯科驻站十六年,说:“我为安娜难过,但我并不赞赏她的报道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我有点意外。

“因为她的观点太多。”她说“她总是站在她认为的弱者一方,简单地批评”

我们都痛恨暴力和对记者的虐杀(福步天下微信公众号:fobtxcom),但是,ANN的话让我不能不去想——我之前对安娜的评价是否太没有保留?抒情的背后没有更复杂的事实?单纯的强弱黑白的报道能不能完全解释现实?

我说“也许她是在一个那样的环境下,常常被迫害的人很难避免……”

“但这样慢慢会变成你本来反对的人”

“……那么你认为最好的方式是什么?”

她说“最好的防御就是准确”

今晚看老郝的新闻调查,一期职业病鉴定的节目,反映那些受疾病所苦而不能得到公正的鉴定机会的工人们,看这节目时我为她骄傲,多年来她一直在做最艰苦的题,因为她心里有对人的关怀。

她的片子中,有几次以音乐致以同情,领导审片的时候,说“把音乐拿掉”。

她有点不服,偷偷留了两段——她跟老范什么都成,但就两样东西不能碰“音乐和男朋友”。

后来看完老郝这个片子,我觉得领导的决定是对的,音乐是一种倾向,抒情,也可以说是一种强烈的看法,音乐一起,观众就跟着一哽,一软,被影响了,但是如果出发点就是为弱者张目,事件的因果和逻辑就可能来不及宕实,直接进入了情绪。

同情是人类最美好的品质之一,但先入为主的悲情是需要我们共同警惕的。

有个朋友把一篇批评我的文字发给我过,我觉得说的真好,引在这儿跟老郝老范分享:

“如果你用悲情贿赂过读者,你也一定用悲情取悦过自己,我猜想柴静做节目、写博客时,常是热泪盈眶的。得诚实地说,悲情、苦大仇深的心理基础是自我感动。自我感动取之便捷,又容易上瘾,对它的自觉抵制,便尤为可贵。每一条细微的新闻背后,都隐藏一条冗长的逻辑链,在我们这,这些逻辑链绝大多数是同一朝向,正是这不能言说又不言而喻的秘密,我们需要提醒自己:绝不走到这条逻辑链的半山腰就嚎啕大哭。”

他写道“准确是这一工种最重要的手艺,而自我感动、感动先行是准确最大的敌人,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。”

 
 
[ 情感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按热门浏览
推荐图文
推荐情感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隐私保护 | 使用协议 | 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 | 粤ICP备12078281号-3
Powered by DESTOON